时事评论:上帝进了俄罗斯宪法!!!

  • 時間:   2020-07-10      
  • 作者:   司马南      
  • 來源:   澳门法治报     
  • 瀏覽人數:  5671

刚才我跟各位说了关于普京任期的事,对吧?不知道您的印象怎么样?您感觉怎么样?我去过5次俄罗斯,我跟俄罗斯的一些朋友,我打电话找这个当翻译的小伙子没找到,这个长的好看的女翻译给我找到了。不是我专找她,说打电话给男的,他男的没接,女的接了,我问了问,我问她,她觉得我们中国人特别关心普京的连任问题,她给我大概解释了一下,大概是说,她说普京不是唯一的,所有的人都可以选,你到了35岁你都可以选。这次规定你是第一你35岁,满35岁,第二你在国内生活不低于25年,你可以选,你可以跟普京竞争,不是说只有普京才能选。

至于普京去选了,你选不上,普京选上了,那是普京有本事。她也强调说普京没说他要接着选,她还解释说普京也有一个选得上和选不上的问题,但是这次宪法修正案有一条俄罗斯人民是非常明确,西方极度失望的就是所谓总统任期的限制将不复存在,所以西方在这件事情上骂俄罗斯,说民主制度上倒退,但是俄罗斯人民强调说普京干得好,我们就可以推举他,如果干得好,他就选得上,如果他干的不好,他不见得选得上。

这次俄罗斯的总统宪法修正案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就是上帝条款,上帝条款什么意思?就是宪法修正案增加了一条就是67一条、67第二一条,这里边强调说说俄罗斯联邦将千年的历史整合,将保留那些传递给我们上帝的理念和信仰及维系国家连续性发展的祖先的纪念,并认定国家历史悠久的统一。我老觉得俄文翻译有点问题,大概意思吧,大概意思就是说俄罗斯这个国家准备整合,做千年的历史整合。

我们一说就5000年,上下五千年,俄罗斯就千年历史整合,将保留一些上帝的理念,上帝的信仰,还有维系国家的一些对祖先的纪念,认定悠久的统一,在宪法当中把上帝写进去,对吧?

刚才我就昨天那期节目我讲到美国独立宣言的时候,那里面写了上帝对不对?本来就是一些清教徒从欧洲跑到北美去,然后跟英国皇室闹翻了,这不给政府交税独立,那是有历史。俄罗斯这个国家,过去是东正教的传统,但是后来建立了列宁和斯大林领导建立这个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是无神论的国家,因此俄罗斯从前苏联接手的这样一个国家,在宪法当中把上帝写进去。天呐!大事!上帝进了俄罗斯宪法,标题党就应该这么写,我这都不算标题党,这真事儿。

宪法当中写了上帝,这事这是一个石破天惊的事情。无论是苏联还是后来的俄罗斯,都是世俗的宪法。有句话大家知道,该归凯撒的归凯撒,该归上帝的归上帝,凯撒是人间的帝王,也就是说政教分离,但是在俄罗斯,今天上帝进了,上帝进了宪法了。

俄罗斯宪法第14条第一款规定说俄罗斯是世俗的国家,我说现在说的俄罗斯以前的宪法,任何宗教不得被规定为国教,和必须服从的宗教。第二款还规定说宗教团体和国家分离,并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以前这么写的,现在改了,现在上帝进了宪法了,你说把上帝写进宪法,或者说把上帝这么一个概念写进宪法,这对于俄罗斯这么一个长期世俗化的国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世俗化的方向上倒退,所以你可以理解了,为什么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缔结的这个联盟,然后就叫做婚姻。传统的价值观或者保守主义的观念的价值观是建立在上帝的基础之上,对不对?

从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走是什么道路?俄罗斯以前苏联那时候走的是社会主义的道路,共产主义的道路,土豆加牛肉式的共产,苏联解体了,苏联解体开始按照美国人设计的方案叫西方自由主义的道路,两条路,都不是太成功。所以全体俄罗斯人,我跟俄罗斯人接触的时候,他们对国家未来何去何从,有一种深刻的茫然。所以这次俄罗斯宪法修正案在相当程度上要解决这种民族共同体在发展过程当中,对于发展方向的茫然的问题,也就是说俄罗斯今天要找一找新路,这条新路要扭转苏联解体之后,民众思想的混乱,加强这个国家的精神凝聚力,这是俄罗斯的意识形态的任务,政府要完成的。

现在在宪法当中写进上帝,偏向于保守主义意味着什么呢?最简单的解读,我看很多人都有近似的看法,说这不同于西方自由主义道路,也不同于此前的社会主义的共产主义道路,而是有着当下的,当下是必须加的。当下的俄罗斯特点的保守主义的道路,宪法是根本大法。如果在宪法这样的最上游法,根本大法的问题上,考虑的是当下的保守主义,当下有多长?这宪法要管多久呢?还有你写了上帝,哪个上帝?上帝好多个,大家知道吧?

上帝,犹太教有上帝对不对?天主教有上帝,天主教分离出来了,基督教有上帝,就是新教。天主教分离出来,东正教有上帝,俄罗斯前苏联继承过来主要是东正教,有上帝。伊斯兰教也讲上帝,改了个名叫真主。在俄罗斯过去,过去有很多很多宗教,俄罗斯钦定的宗教,那就除了东正教、天主教,还有佛教,那这么多教里边你只讲,只讲上帝这个东西不是一神教了。今天的俄罗斯,如果你跟他谈文化的话,你会发现俄罗斯宗教活动越来越频繁,规模越来越扩大,这个东正教会和政府甚至和军队,更不用说一般国民科研机构关系越来越密切。大俄罗斯主义被广泛宣传,历史上他们认为最辉煌的相当于中国的什么康乾盛世啊,中国历史上的唐宗宋祖,他们叫什么罗曼诺夫王朝,歌颂沙皇的文治武功。这在俄罗斯也是非常之多,这是文艺作品。

所以俄罗斯今天的上帝对于俄罗斯来说,它管多久?有多大的意义?这件事儿我们今天还不是能够看得很清楚,我们能够看清的是什么?我们能够看清的是俄罗斯今天强调主权,俄罗斯今天一把手的地位相当稳定,俄罗斯他在宗教的问题上把上帝抬出来之后,这跟我们还不太一样,中国大家知道,中国上帝还是真主,还是佛祖,还是太上老君,还是黄大仙,我们中国的神比较多,神和人都是差不多的,对吧?我们这个人要想做点什么事,我们可以去贿赂我们信的那个人。

总而言之比较世俗化,中国是个世俗的社会,刚才我一个朋友从这走,去河北避暑山庄,承德避暑山庄就是清朝皇帝老儿休息的地方。度假、度夏。周围是一圈庙,外八庙,皇上住中间,边上的外八庙,那外八庙干嘛的?

那八座藏传佛教,康熙差不多一七几几年一直到乾隆1780年的建的外八庙,北京城的庙和那边庙加起来32座,四十几座,强调什么?强调的是皇帝老儿最大,奉天承运,天人合一,你们所有的教既然你们信嘛?对不对?蒙古、西藏,然后你新疆你们信教那很好,你们信,你们信就把那庙围着我建一圈,为什么中国没有文艺复兴,因为我们从来都是人本的,在欧洲那边他从来都是神本的,所以必须把神本统治之下的人解放出来回归人文主义的传统。

附件:本报时事评论员司马南简介

司马南爱国者,独立学者,社会评论家,中国反伪科学代表人物,美食家、书法家。

代表著作:《民主胡同40条》(政治哲学类);《神功内幕》、《太乙宫黑幕》(社会纪实类);《司马白话》(散文随笔类)。

1998年,受聘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续任北京交大、中国政法、西安交大等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兼职教授。

曾获“中国首届十大青年新锐人物”、“全国首届反伪科学特别贡献奖”、“全国科普先进工作者”、“改革开放30年杰出社会人物”提名。

1999年,美国《亚洲周刊》“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50人”之一。

司马南既心性沉潜手不释卷,又个性张扬诙谐轻狂。他肆无忌惮跨界招摇,多年活跃在媒体上。

上世纪末因揭穿神功大师而声名大噪,系公认的“反伪斗士”。

新世纪变身“政治保守派”,著书立说捍卫中国政治制度,猛烈地抨击西方“普世价值”,引发强烈争议。



责任编辑:cls
关键字:要聞、時政、國際

評論區

發布
    • 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