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高考旗开得胜靠什么?

  • 時間:   2020-07-11      
  • 作者:   司马南      
  • 來源:   澳门法治报     
  • 瀏覽人數:  8549

司马南频道。我是中国公民,北京市民,北京市东城区居民司马南。这个视频好玩,您一定得看,我得先推荐您看这个视频。范伟说这怎么个情况呢?这是几个意思。

这老师穿的旗袍,像我们东北的被单一样,这怎么身子板这么宽,黑板上写的是啥?预祝我们的学生们旗开得胜,这几个意思?旗开得胜就得穿旗袍,旗袍开了,原来是个男老师给毕业班的学生,最后一堂课,什么明天就考试了,老师专门穿上旗袍,而且这旗袍开叉,据说开的越大,考试效果越好,学生们笑岔气了!老师也觉得特别逗,旗袍剪开了,然后学生们高考成绩就会好。不知道多少人当真,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是当个笑话,但是高考前紧张了,笑一下,放松一下。也许真的有助于用一个良好的心态去迎接考试。

旗袍实话说,还是穿到女人身上好看,穿到男人身上有喜剧效果,穿到女人身上则有审美的效果。你看这些妈妈们穿上旗袍,旗开得胜,金榜题名,这都是做父母的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的良好的心愿。

旗袍被剪了,那么好的布料,这是一个这是个笑话,这是一个笑话。但是高考之前所有的人都有些紧张,为了调动考生的积极性,有人打出了这样的口号,说什么高中初中冲进去孝敬爹娘,把大姐大姨,二大姨,三大姨,大姨妈全都来了,全穿上旗袍,做出样子给各位看。旗袍剪了就能旗开得胜吗?旗开得胜跟旗袍有毛关系,没关系。旗是指旗帜,说刚把旗子展开了,然后就胜利了,说明胜利来得很痛快。这跟旗袍没关系,但是因为旗袍有一个旗字,所以你们家这么弄了,可能你们家的孩子高考成绩不错,于是大家就一块都来剪旗袍,旗袍源自于旗开得胜,旗开得胜,跟旗袍没关系,但是有人就愿意这么认为,这属于一种不认真的态度。

老实说我是个认真的人,这旗开得胜,这是个成语,这个成语最早来自于关汉卿,关汉卿、中国的大戏剧家,比起莎士比亚根本就不差,但是那莎士比亚弄得西学东建的时候,西方的文化渗透进我中华文化的时候,都知道莎士比亚,但是关汉卿。中国的大戏剧家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关汉卿他有一个武侯燕对不对?武侯燕说俺父亲手下兵多将广,有500亿将领,各个奋勇,各个英雄,旗开得胜,马到成功。明朝有一个封神演义,封神演义第94回,也有一个旗开得胜之说,叫做旗开得胜,姜文焕一路横行批董忠。北京的著名的人民艺术家老舍,写过龙须沟,大家都知道,他其实还写过一个反映新中国妇女参加工作那么一个戏,这个戏后来我们又见到妇联叫女店员,讲商业妇女,说第三幕里面有词说我预祝妇女商店旗开得胜,成为北京第一面红旗,也用旗开得胜,单讲旗开得胜这成语用的好,最贴切最精彩最提气的莫过于毛主席使用旗开得胜。

毛主席在平西北大捷兼任解放军新式整军运动的时候,毛主席写道说,我西北人民解放军此次向南进攻中旗开得胜,声威大震,改变了西北敌我对比的形式。这旗袍我跟你说,有人说有一种修身的效果,我主持过旗袍大赛,在旗袍大赛我到那就发现,第一,有的女人穿起旗袍还真就好看,什么样的人穿起来好看呢?他们说太瘦的穿起来不好看,太肥的穿起来有一点修身效果,但也没那么好看。是那种五花肉的穿起来比较好看。跳那种肚皮舞,一看特合适的人,穿旗袍就显得比较好看。

旗袍这种东西都说是民族服装,其实它是少数民族服装,旗袍嘛!旗袍是满族妇女穿的衣服,当然了经过改造,因此有人说它是民国时期建制形成的妇女的服装,但有人说是民族服情,具有满族民族风情的服装,你去东北有个满族村,满族村到那骑马,然后吃满族的大锅炖,他们专门介绍说旗袍才是我们的服装,不过我们现在不穿了,然后北京达官显贵他们穿,旗袍是旗人穿的,有人追溯说往前追溯的话,那叫深衣。

深衣是秦朝那个时候妇女就穿的,所以旗袍这东西本来是旗人穿的,然后变成了汉族妇女穿的,而汉族妇女穿的又变成了旗人穿的?这就叫民族文化融合。

大办旗装改汉装,宫袍皆作短衣裳,所以这种民族融合会出现好东西,旗袍就是好东西。旗袍有一度大家都不穿了,民国的时候穿过一阵,新中国大家觉得穿着不好看,有个别领导人的夫人穿过,但80年前后的时候,旗袍被定为...叫什么?叫国服、礼服。这有几张照片你看看,女子穿着旗袍好看不好看?我觉得有那么一点味道,小桌子铺着绿布,一朵花,普通椅子,这个墙的背景应该还有一种斑驳状,甚至屋漏痕,但是这女子在这儿显得静静的,很优雅。

这个姑娘据说在香港有名,在香港有名,这次香港占中活动当中还专门留意过女子的名字,叫张曼玉。她穿旗袍有人说特别有味道,但是更多的人说还是我们巩俐,我们山东大妞穿着旗袍有味道,你看看紫色旗袍,设计不一样,走红地毯的时候修长的身材,地上拖了一截,中华妇女,我们中国妇女是这样,中国妇女其实也不都这样。

我们东城区南锣鼓巷大街上的一些妇女,包括隔壁王奶奶在内都没见他们穿旗袍,巩俐这张好看。这女人穿的旗袍,身体要那么斜一下,一斜三分美,有一种动感,端水杯、水杯还是茶杯?茶杯还是咖啡杯?咖啡杯还是奶茶,不知道端着杯,然后一定神,咔嚓一张,你知道吗?漂亮、完美。这里边这几张看出来是谁没有?有巩俐。有那谁?还有那谁?还有那谁?你选哪个最漂亮?你们要因为这几个女人谁最漂亮,谁穿旗袍最漂亮,打起来跟我没关系。我想起来84年的时候,旗袍被我们国务院定为外交人员,女性礼服。这张照片放出来,我估计有人就得把自己手机摔了,有人就得把手机拿到自己眼前来,要看一个仔细,这女子前段时间,去年一度火,火的不得了,本来就火,后来名人轶事更火,再后来火的一塌糊涂。

有人反映说司马南,你司马南频道太啰嗦,怎么那么废话,我们人民群众愿意废话,我们有废话的权利,对吧?你说一个老头一个半大老头退休了,在胡同里闲着没事干,开一个频道,他可不就是陈芝麻烂谷子嘛。说说高考的时候,咱也高考过,时间40多年前,乃为1977年恢复高考第一年。司马南上大学,那个时候我想找照片没找着,我那时候长的就跟一个土豆一样扔到路边,都没人捡的这么一个东北的田野里的一个土豆,寂寞开无主,意外断桥边,没人搭理这么一个傻小子。

高考,我居然考中了!我找了一个当年我们的录取通知书,说在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下,我们今年的高等教育招生工作受到了亿万人民的热烈支持和欢迎,在统一领导下怎么着怎么着,哈哈!我院决定于什么时候开学。然后入学之后的安排,根据1977年的112号文件怎么着怎么着,一系列的安排在哪,等车什么人接你,什么地点?章子看清了没有?

黑龙江商学院招生办公室,黑龙江商学院,现在你查学校都查不着了,1977年恢复高考,那是第一年的,当年全国多少考生?500多万。差不多600万五百七十几万好像。现在咱们是1000多万考生,当年500多万,有人想当然说你考生那么少,你肯定是录取容易。瞎说,怎么能容易呢?1977年高考,你现在的考生是少了一半,但是你知道全国才录取多少万人吗?全中国录取27万人,升学率多少?4.7%。而且那是多少年没有高考?10年没有高考。

考生从三十几岁一直到十几岁,在那么多人当中怎么选拔出来?我当时在黑龙江,我们黑龙江的办法是考两遍,第一遍杀下一堆,杀下去百分之八九十,然后再来考,我很侥幸,两遍全过了。当时一个乡下小孩没见过世面,说全中国的人一块来考大学,根本就没有概念。那时候劳动一天都没耽误,而且为了表现积极,为了怕别人说自己不安心在农村干一辈子革命。我们一点不敢耽误又没有复习,拿什么复习,不知道什么复习。

我要特别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叫赵慕峰,羡慕的慕,山峰的峰,听名字像个男的,女的。他父亲是北京体育学院的党委书记,老革命,他妈妈也是老革命。赵慕峰当年跟我在一起工作,他是那个时候跟我一块,在我们当时是农场,在宣传科搞宣传,赵慕峰北京知青,一口北京话,当时她像个男人一样英姿飒爽,诗歌朗诵的好,种水稻的时候插秧,两脚插在泥里干活不惜力,是青年标兵,我们学习的榜样。那个时候她悄悄的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当时她回了一趟北京,我印象是在北京给我挂了一个长途电话,有生以来第一次接长途,我心里这个毛,我心里想这一分钟得多少钱呢?脑子老想着钱的概念,我就快说,说话速度比今天的速度要快得多,快说话的毛病,说话快的毛病,就那时候养下的。

赵慕峰在家里给我寄来了几张纸,我一看是数学复习题,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所谓大学考试的数学复习题,我还记得平方差公式,完全平方公式,然后数学几个公式拉成一起来,然后中间有什么规律?还有问答题和什么分析题,还有解析几何,我学过,但早就饭吃了,看到那个东西也不得劲,更何况根本就没有复习的时间。但是两次考试侥幸都过了,我那时候当然想报北大了,谁不想报北大?当时号称是最好的学校,除了北大之外,还有一个我当时在宣传科工作,我当时管着广播站,我当时想有个学校挺棒的,叫北京广播学院。我想这专门教广播的跟我不是专业对口吗?

但是我一看人家政审的条件要求比较高,叫政治清白,而且涉及到保密专业。我一想我当时最多我们家就算政治清楚,够不上清白,我就不知道了。那时候我入党也没入上,是不是涉及到保密专业的,报了之后,人家要求政治一审,一审咱不够格,没敢报。

还有一个吉林大学,吉林大学据说要求的分比较高,咱也不敢报,我想只要能考上就行。在那个表里一个一个的找,发现一个学校,这学校干嘛的?叫黑龙江商学院。黑商。这个学校听都没听说过。我没听说过,你说会不会别人也没听说过,别人说我没听说过,谁都没听说过,谁都不报,我报了是不是我就能出去,就这么想。

商业的商,当时我全部关于商业的概念,就是我们农场的小卖部,小卖部,还有我们县城的安达县第一百货公司,安达县第一商店,我脑子里就是这么一点关于商业的概念。怎么办?那就报一个吧!于是我就报了黑商第一志愿,谁想到我就一辈子跟黑商有缘了。

后来再过了很多年之后,我大学毕业了,然后我又工作了,换了n个工作,后来有一年我到哈佛大学商学院去演讲,我终于报了一箭之仇,上大学的时候,黑龙江商学院的学生都知道世界上最牛的大学是哈佛大学商学院,还有一个日本早稻田大学商科。哈佛大学其实所谓讲演主要是中国学生了,人家稀稀拉拉听司马老师讲,那次演讲就是所谓的司马南家头那次,过年跟个旅游团跑到美国去,跑到哈佛大学演讲,人家,我一看这学生开场总得开个笑话,开个玩笑,我就跟大家说我也是哈商毕业的,他们就礼貌的鼓了几下掌。哈商他们以为哈佛大学商学院,我说我们的哈商全称叫哈尔滨商业大学,掌声热烈一些。

我接下来说哈尔滨商业大学,是后来的名字,原来叫黑龙江商学院,简称黑商,他们终于被我发动起来了。在心理学上这叫做一次又一次的打破他的心理预知。那一年高考我记得是冬天,好冷的天。高考之前领导安排我们去干重体力活,零下20度将近30度,敞篷车。我们几个人到县城往回拉煤,先用镐,打洋镐,把冻的煤给他刨开,就大冰坨子,然后用大锹把它搓上汽车,这一车拉好几吨,一天拉好几趟,然后站一身汗又站到了敞篷车上,零下20多度30度,有点感冒,但是带着感冒也得去考试。就这样。

应该说有那么一点幸运,我竟然考中了,就成了黑龙江商学院的学生,因为在黑龙江商学院,我算好学生,所以毕业之后我就被分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部国务院组成部门,所以我跟别人吹牛说我上大学毕业之后第一天上班,学习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守则,我才知道。

国务院机关工作人员守则,才知道,原来咱们是国务院机关工作人员。当时毫无准备,复习也没有,条件又很差,一天也没耽误。

怎么考上大学的?是不是有什么神灵保佑?是不是哪个人把他自己的旗袍大开叉,咔嚓一下给我剪过,现在想起来应该没有。当年考,录取率只有百分之四点几,和今天的录取80%比起来,当年应该说难度更高一些,但是我们没剪旗袍就考中了,你说是因为什么?今天剪旗袍,甚至求神拜佛,对不对?应该不应该,可不可以?这期节目说的有点长,下期节目我再说给大家。

附件:本报时事评论员司马南简介

司马南爱国者,独立学者,社会评论家,中国反伪科学代表人物,美食家、书法家。

代表著作:《民主胡同40条》(政治哲学类);《神功内幕》、《太乙宫黑幕》(社会纪实类);《司马白话》(散文随笔类)。

1998年,受聘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续任北京交大、中国政法、西安交大等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兼职教授。

曾获“中国首届十大青年新锐人物”、“全国首届反伪科学特别贡献奖”、“全国科普先进工作者”、“改革开放30年杰出社会人物”提名。

1999年,美国《亚洲周刊》“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50人”之一。

司马南既心性沉潜手不释卷,又个性张扬诙谐轻狂。他肆无忌惮跨界招摇,多年活跃在媒体上。

上世纪末因揭穿神功大师而声名大噪,系公认的“反伪斗士”。

新世纪变身“政治保守派”,著书立说捍卫中国政治制度,猛烈地抨击西方“普世价值”,引发强烈争议。


责任编辑:cls
关键字:要聞、時政、地方

評論區

發布
    • 相关内容推荐